英文版
您现在的位置:  南开大学历史学院 > 学院新闻
王希教授做客南开史学名人讲座(43)畅谈美国总统选举制度
来源: 发表日期:2017年05月17日 18时54分

DSC_1206.jpg

5月12日下午,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印第安纳大学终身教授、北京大学历史学系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王希做客南开历史学院,在历史学院119室做了题为“特朗普为何当选?——对美国总统选举制度的再思考”的学术报告。讲座由赵学功教授主持,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韩召颖教授、历史学院付成双教授、董瑜副教授及相关专业师生百余人到场聆听。

王希教授在讲座前,回顾了他与南开的情缘,谈到从1997年5月15日与南开初次结缘,至今整整二十年。王希教授的学术报告首先提出,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作为一名反建制派、反精英主义、反全球化,崇美主义和出言不逊的 “异类”候选人,何以当选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当选是纯属偶然还是蕴藏着美国选举制度(文化)的深层原因?接着,他从两个层面来解读特朗普的当选:一是特朗普何以在党内预选中胜出;二是特朗普何以在总统大选中胜出。

首先,王希教授提出,共和党内预选的票数由两部分组成,分别是党内代表选票和超级选票。党内代表选票是由党内选民投票选举产生,超级选票则是党内大佬(即党内著名人物)独自拥有的选票。特朗普的胜出就在于党内代表选票的支持票数大大超过了超级选票所能起到的作用。因此,共和党不得不接受特朗普为其总统候选人。

其次,王希教授从历史的角度,通过对美国选举制度的演变、极化党派政治与代表性的断裂、选民重组和价值观的分裂四个方面进行梳理,对特朗普何以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做了深入全面的解读。

王希教授回顾了美国选举制度的演变。他认为,宪法最初设计的选举人团制是为平衡大小州的利益和防止民主暴政而产生。后来,随着政党的兴起、党内预选制度的出现,一些巨亨、财团或有实力的公司出于自身利益为选举捐款,导致联邦政治成为一种“金钱”政治,使得普通民众对总统大选渐渐失去热情。而特朗普的“反建制”,反对大财团控制美国大选与美国政治的主张,又使普通选民看到了希望。

王希教授指出,近一二十年来美国深受极化政治的影响,出现了极化党派政治与代表性的断裂。他引用霍夫斯塔特的观点,认为美国的政治基础在于两党对于精神共识和制度共识的遵守,如果这种共识受到削弱或消失便会导致极化政治的出现,继而导致联邦体制陷入僵局、出现分裂性政治,最终导致选民重组。为进一步阐明观点,王希教授以奥巴马卸任前任命大法官事件为例加以说明。

DSC_1199.jpg


另外,他还回顾了自罗斯福新政以来至2016美国总统大选前,这种共识逐渐弱化的过程。而在此过程中,选民重组也经历了几个阶段的变动。到了2016大选时,美国又出现了“全球化与新一轮的选民重组”。他认为,美国实际上是全球化的受益者,问题在于国内民众对全球化利益的分享极度不均,尤其是“锈带”地区(即中西部的传统工业区)几个摇摆州的普通选民觉得他们并没有分享到全球化带来的利益,所以他们慢慢感觉到被政治体制所抛弃。因此,特朗普的“反全球化”和复兴美国工业的主张,赢得了摇摆州普通选民的支持。

王希教授还对美国价值观的分裂进行分析。他指出,从民权运动以来,美国就一直在探讨何为美国的核心价值观。王希教授以民权运动时期以来历史教材中的内容变化和移民的多元化为例,并配以生动的图片和人口统计数字进行分析说明。他认为,历史教材内容的变化(由单一的以白人为主的历史叙事向多元的历史叙事转变)和移民的多元化,塑造了新的不平等和出现了不同的美国梦,最终导致价值观的分裂。

最后,王希教授通过一组动态地图(从2000年至2016年总统选举中民主党和共和党选票在各州的分布情况)指出,前四次总统大选取胜的关键在于争取到中西部几个摇摆州的选票,而特朗普的竞选策略就是要赢得摇摆州选举人团的票数。2016的大选正是因上述摇摆州倒向共和党阵营,才使特朗普获得更多的选举人团选票,最终赢得美国大选。可以说,是选民重组及特朗普争取摇摆州的竞选策略帮助他赢得了最终的胜利。

在将近两个小时的讲座中,王希教授围绕特朗普当选深入阐释了美国总统选举制度,他渊博的学识、开阔的视野、幽默的语言和深入浅出的演讲风格,引发在场师生的极大兴趣。讲座结束后,同学们就西方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体制僵局、价值观分裂与下一届总统大选之间的关系等问题,向王希教授请教。王希教授详细回答了同学们的提问,并进一步阐述美国民主的内涵、纳粹的极端民主等问题,不但加深了同学们对美国总统大选及其制度的认识和理解,也启迪同学们重新思考美国的民主。          (刘永浩撰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