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版
您现在的位置:  南开大学历史学院 > 学院新闻
李伯重教授做客南开史学名人暨伯苓班史学系列讲座
来源: 发表日期:2017年12月04日 10时45分

11月27日下午2时,著名经济史学者、北京大学讲座教授李伯重做客南开,以“经济史上的丝绸之路”为题,带领历史学院师生走近历史上多面的丝绸之路。本次讲座在学院237举行,系第62场南开史学名人讲座暨第14场伯苓班史学系列讲座。讲座由王利华教授主持,徐泓、王芝芝和余新忠等教授及院内外近百名本硕博学生参加。

微信图片_20171127170624(1).jpg

李伯重教授首先进行解题。今天“丝绸之路”是所有人,包括全世界都耳熟能详的,提到丝绸之路,人们常常联想到丝路花雨,歌舞升平的场景。但在探讨今天丝绸之路对我们发展的意义时,也应该对历史上的丝绸之路做客观的回顾,从今天主流之外的角度来看看,丝绸之路到底是一条什么样的道路,具有怎样的意义。

“丝绸之路”一词,并不是自古有之,也不是中国人提出,最早是德国地理学家费迪南·冯·李希霍芬在其1877年出版的《中国—亲身旅行和据此所作研究的成果》第一卷中创造了“丝绸之路”这一名词。他在书中提到,公元2世纪,即中国的汉代和西方的罗马帝国时期,存在一条从洛阳——长安到中亚撒马尔罕的商道。这条道路上的主要物流是丝,他把这条中国丝绸输出到中亚、西亚,最终到达欧洲的道路命名为丝绸之路。这是讲座主要探讨的丝绸之路,而不包括今天我们泛化的海上或到俄罗斯的道路。

李伯重教授分别从思想文化与宗教交流意义上的丝绸之路、经济意义上的丝绸之路和冲突视角下的丝绸之路三个方面带领大家较为全面地认识历史上的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文化、思想与宗教交流之路

除了中国的儒家文明之外,大部分古代文明几乎都与宗教相关。公元2世纪左右,丝绸之路上已经可以明显地看到各种宗教,如佛教、基督教、犹太教、摩尼教、祆教、伊斯兰教的活动。这些宗教的发源地都不在丝绸之路上,但都通过丝绸之路传入中国。李伯重教授通过对这些宗教在中国活动的一一考察,证明丝绸之路在古代宗教的传播与交流上不可替代的作用;宗教交流也给中国带来不少文化艺术的内容,唐代的音乐、舞蹈都深受西域文化的影响。

各种宗教的交流主要是由西向东地传入中国,而中国由东到西输出的主要是实用技术。通过丝绸之路,中国的四大发明传播到西域;丝绸之路甚至在疾病交流上扮演了角色,如著名的黑死病,大概在元朝后期爆发,不少人认为就是鼠疫。世界上最主要的鼠疫病的起源地是蒙古高原和青藏高原,这种疾病即顺着丝绸之路传播出去(也有观点认为通过海上路线传播),导致了欧洲大约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人口的死亡。

从以上的叙述来看,丝绸之路无疑是一条思想、文化、艺术、技术甚至疾病交流之道。但是它是否是一条商贸通道,是否是一条经济史上的重要通道,还需要考察在这条路上贸易的商品和贸易的成本。

丝绸之路的贸易:商品、成本与风险

中国的丝很早便沿着丝绸之路进行长途贩运。但综合多种史料来看据记载,罗马帝国时有中国丝绸运到罗马,但数量不会很大。

那么从丝绸之路上,中国可以买到哪些商品呢?据伊朗历史学家阿里·马扎海里的《丝绸之路:中国波斯文化交流史》一书的研究,中国人在西域贸易中仅仅偏爱波斯马。其余进口的西洋货物如玉石、白银、羊毛等数量都很少。波斯马就是汗血马,这种名贵、漂亮的马匹在中国难以繁殖,因此汉代以后的多个朝代都持续向西域进口波斯马。蒙古人西征时,成吉思汗的骑兵,骑着不够高大然而吃口耐劳的蒙古马,把骑着大马的伊斯兰世界打得落花流水,让中国人认识到了蒙古马的优势,从此多转买蒙古马。在敦煌壁画、唐太宗的昭陵六骏浮雕、虢国夫人游春图中我们都可以看到名贵的波斯马,但是这种马主要由宫廷和上层贵族使用,因为价钱昂贵,对国计民生和军事作用很小。

由于中国输入的商品主要是马匹,对其他商品需求较少。因此,阿里·马扎海里提醒大家注意“来自穆斯林一方的使节、商队比来自中国一方的要多得多”,主要是因为伊朗、伊斯兰世界需要中国的商品,但中国可以离得开西域。这种贸易是一种单向的贸易,存在贸易不平衡的问题,因此便不能持久。一直到明代,中国和主要邻国的贸易中,对朝鲜和蒙古的商品需求仍然是马匹。清代,俄罗斯到中国的商路开通后,丝绸之路不再重要。历史上西域卖到中国来的商品主要是金、玉、羊毛、葡萄干、奴隶、歌女、乐工。总的情况是,中国的技术比外国发达,所以从生产上看,中国不需要和胡人进行贸易。18世纪英国人来中国贸易时情况依然如此,需要用鸦片来平衡贸易。在这种商品格局下,这种贸易一是规模不可能大,二是不可能持久,所以这种贸易是时断时续进行的。这就是从贸易的角度来看丝绸之路。

817129379(1).jpg

为何不能进行更大规模的贸易呢?可以从贸易的成本来看,之所以提到贸易成本,是因为丝绸之路是极其艰难的一条道路。从唐代、宋末元初、元代、明代对丝绸之路的多条记载看,丝绸之路环境恶劣,一路十分艰难。这条艰险的道路,必须要借助沙漠之舟骆驼。骆驼的载运量有限,而途中一旦骆驼不堪重负,商人就会杀而食之,这样算来,运输成本就是天价。以丝绸之路的艰险程度,从成本上讲,它的利润也是有限的。

不仅如此,丝绸之路还是一条风险之路。丝绸之路上大大小小的邦国与政权,在历史时期多次处于争战之中。在玉门关之外,商人也极易遇到强盗。罗马帝国时代,丝绸之路沿路(一直到土耳其一带)还平静安定,之后世界一片混乱,蒙古帝国时期状况好转,但从马可波罗讲的情况看,条件的改善仍然有限。

高成本、高风险而又没有太多商品可以购买,这是从经济史的角度看丝绸之路的一面。丝绸之路上主要是朝贡贸易,厚往薄来。费正清评价中国朝廷从朝贡贸易中得到了地位,所以它主要是外交手段。这种贸易完全是国家行为,不是经济行为,因此不能把它算作贸易。而国家对丝绸之路安全的维护,也主要是为了国家安全,不是为了商业贸易。

丝绸之路的另外一面

历史上的各种文明既有和平共处的时期,也有冲突的时期。在丝绸之路上,除了贸易和交流,也上演过冲突和战争,强势的地区政权往往通过这条道路扩张势力,而中国就是他们东扩的最终目的地。7世纪,阿拉伯帝国(大食)兴起并曾两次进攻唐朝的边疆,为了消除边患,安西节度使高仙芝远涉中亚作战,发生了著名的怛罗斯之战,结果唐军大败,西部防线空虚,幸亏此时吐蕃兴起,阻挡了大食的东侵;明初,中亚帖木尔帝国兴起,永乐二年,帖木尔率领二十万大军进军中国,扬言要征服中国,迫使中国人皈依伊斯兰教,然而帖木尔在东征途中去世,如果帖木尔的计划成功,中国的历史可能会被改写。

明代嘉靖初年,御史向皇帝提出,中国人并未从与番人的贸易中得利,反而受害,因此建议闭关绝贡,虽然朝廷并未表态,但不久关西七卫全部撤离,这一行动可以认为是丝绸之路的终结。此时大航海时代已经开始,海上商路取代了丝路的地位。到了清代,丝绸之路的作用已经很小,与中亚的交往也寥寥可数。

最后,李伯重教授对研究进行了总结。布罗代尔有言,文明的历史是对古代史料中那些对今天仍然行之有效的东西的探索。在今天建设一带一路时,对历史上有利的因素和不利的因素都要做全盘的考虑,思考在今天的情境下怎样取得有利的效果。

微信图片_20171127170539(1).jpg

讲座结尾,王利华教授、徐泓教授、余新忠教授分别就李伯重教授的讲座内容进行总结和提问。王利华教授认为在今天一带一路的情境下考虑丝绸之路的发展,要思考怎样为中国谋得更大的生存空间,同学们沿着老师提供的方向,可以思考新时代下能够给国家提供怎样的知识和思想;余新忠教授就上千年来丝绸之路的环境、交通状况的变化进行提问;徐泓教授总结,李伯重教授从经济理性看,认为丝路贸易是一种不等价贸易,因而时断时续,难以持久,这种历史教训提醒我们在今天建设一带一路时,要考虑过去的风险和困难还存不存在,如何克服这些困难,不能再次满载商品而去,却空手而归。李伯重教授旁征博引、深入浅出的讲解也引发了同学们的热情,纷纷就老师的演讲积极地提问,现场反响十分热烈。

1192041803(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