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版
您现在的位置:  南开大学历史学院 > 学术新作
魏宏运:亦师亦友忆寒冰
来源: 发表日期:2016年11月30日 08时04分

                                   

                                              原载:《团结报》2016年11月11日第3版

梁寒冰同志生于1909年,山西定襄人。1931年考入北平师范大学历史系。1933年经聂真介绍成为中共党员,同年与聂真的妹妹聂元素结婚,夫妻二人同在中共北方局领导下作情报工作。

天津解放初期,实行军管,军管会文教部主任是黄松龄,下设学校党委,书记为梁寒冰。他常来南开,那时开始和寒冰同志接触、认识。他是领导,是老革命,我从他那里学到很多工作、做人的道理。从那时起直到他逝世,我和寒冰始终保持着联系。

1989年梁寒冰与世长辞,享年80岁。治丧委员会给我发来唁电,我赶赴北京八宝山,参加他的追悼会。那天参加的人很多,寒冰的夫人聂元素在人群中左顾右盼,找我找不到,怕我赶不上开会,直接喊了一声“魏宏运来了没有?”我以悲痛嘶哑的声音赶快答:“来了”。 

  在南开的足迹

  梁寒冰于天津任职时,常来南开,和南开校长杨石先、教务长吴大任、副教务长滕维藻、总务长吴廷璆交往甚密。他们曾请他多次为南开师生作报告,我记忆中,有社会发展史、中共党史、党的知识分子政策、共产主义人生观等内容。他的演讲生动有趣,往往结合个人经历,颇受听众欢迎和赞扬。

  寒冰是学历史的,对历史学的发展特别关心,对历史学刊物特别重视。1953年,他于文教部任内,将原来由天津杨生茂和北京、河南六七位教授创办的,时由吴廷璆任主编的《历史教学》改归市委文教部领导,市财政部每月拨15万元人民币资助出版。他还请吴廷璆、王仁忱(天津师范学院历史系主任,寒冰北师大的同学)去北京请教育部予以业务指导,教育部指派邱汉生、巩绍英任编委。因为有双层领导,编委队伍扩大了,《历史教学》成为当时颇具权威性的刊物。不少后来成为著名史学家的处女作都是发表在这个刊物上。

《历史教学》每月召开一次编委会,共同审阅稿件。寒冰是编委之一,我是1951年被吸收为编委的。根据刊物规定,每一稿件需经两位编委审定,我和寒冰为一组,负责审阅中国近现代史稿件。我自己也写文章。我们俩接触越来越多,了解日深。寒冰是老革命,又是学者,我们成了忘年、莫逆之交。我庆幸自己认识了这位良师益友。 

  创建天津历史研究所

  1958年寒冰创建了天津历史研究所,聘请郑天挺、吴廷璆为顾问。1959年为历史所创办《北国春秋》。取刊物名称时,他还征询大家的意见,问:“用北国二字是否妥当?”

寒冰工作是深入基层的。记得1959年我在思源堂讲中国现代史中的苏联援华抗日课题,寒冰和副教务长滕维藻陪同康生来听课,之后又到天津外国语学院去座谈。

  庐山会议后,层层批右,我挨了批,正赶上教职工提工资,全系每人提一级工资,唯我一人被排除在外,我抬不起头来,也无继续工作的余地。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寒冰把我借调到天津历史研究所,任务是帮他编写一部中共党史,因当时掌握的资料有限,未能完成,我一直很内疚。

在天津历史所期间,寒冰组织部分天津地下工作者学哲学,讨论物质与精神的关系等问题。与大家在一起时,他始终谦虚待人。 

  首倡撰写地方志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我们在冀东参加四清运动时,寒冰即曾提出撰写地方志。隔了一段时间,又在睦南道市委招待所、和平宾馆,与一些史学工作者议论写地方志。南开一位教师勇于领衔,天津历史所所长左健表示反对。寒冰编写地方志的主张和决心之实践,是在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胡乔木的指导下展开的。1981年7月25日至8月1日,在太原召开了中国地方志协会暨地方志学术讨论会,寒冰当选为地方志协会会长。他对地方志的编写有许多的思考,1984年在全国民族自治区地方志会议上讲了《关于修志的若干问题》。

  组织编纂历史大辞典

  编纂中国历史大辞典,是一项巨大的工程,经过数年的努力,陆续出版。这是寒冰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组织的,他聘请郑天挺和复旦大学谭其骧为主编,他自己任副主编。他爱惜人才,他不是南开人,但心系南开历史系,推荐王玉哲、刘泽华为先秦史主编,杨志玖为隋唐五代史卷主编,蔡美彪为辽夏金元史卷主编,杨翼骧为史学史卷主编。

  寒冰还是一位乐于助人的人。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一位美国学者撒克斯顿想了解当年冀鲁豫地区的盐民斗争,我请寒冰同志给当年冀鲁豫地区书记聂真写信。聂真在新中国成立后,任社会主义学院领导。这位美国学者见了聂真。聂真还准备请撒克斯顿吃饭,可惜那位学者说,一吃中国饭就泻肚。

  回忆往事,历历在目。写这一点点,表达我的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