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原辟蹊:杨生茂先生与中国的世界史、美国史研究 ——杨令侠老师专访


杨生茂1938年考入燕京大学,1941年赴美,先后在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和斯坦福大学研究院学习美国史。1946年冬,杨生茂回到中国。1947年秋,他来到南开大学应聘,张伯苓校长面试了他。他是张校长在抗日战争结束后面试的南开大学第一个归国的留美文科学生。顾恩思义,不想这一面之交竟楔定杨生茂报恩伯苓校长、奉献南开大学的信念,以致后来几次推避离开南开、升擢职位的机会。

 


//年轻时的杨生茂(摄于1937年)

 

入职南开大学文学院历史系后,杨生茂先生主讲必修课“西洋通史”,文、史、哲、理、工、财经等各科系的一年级学生都要修这门课。据杨生茂先生回忆说,“当时‘西洋通史’的内容具有半殖民地气息,连使用的课本都是美国人编写的”;“我是南开大学第三位开设西洋通史、也是抗日战争结束后文学院中第一个从美国回来的年轻教师”。

1949年之前,中国从来没有过“世界史”这个学科概念,只有“西洋史”之称。19491月天津解放。遵从国家高等教育委员会的指示,南开大学取消了以西方为中心的“西洋史”旧课程,改为开设“世界通史”这一新课程。但是世界通史究竟该怎么讲、体系和内容为何,前无先例。刚从美国留学回国一年多的杨生茂先生被时代的需要引领着,凭着对祖国的一腔热血,与同仁们一起,操持起世界史学科的初创,以及历史系“新史学”体系的建立工作。

1949610日上午,在历史系全系大会上,教师们签名公推杨生茂为代理系主任。得到国家高等教育委员会批复后,杨生茂先生开始在全国广罗人才。为调请吴廷璆先生来南开大学工作,杨生茂先生特致函给时任中南文教部长的潘梓年。1949106日,吴廷璆先生从武汉大学来到南开大学任教。此外,杨先生为历史系教师晋升职称积极争取机会,亲自给时任南开大学校务委员会主席的杨石先先生写信。

同年,杨先生着手建设历史系新的史学体系。1950年秋他在全系做了题为《新的历史》的报告,并上报校方。在这份《历史系工作报告》中,杨生茂先生写到,“天津解放后,历史系师生立即感到新时代所赋予的使命及责任的重大,普遍地(感)觉到不但应当积极从事学习,改造思想,并且亟须彻底认识马列主义,把握历史科学的正确的观点、立场和方法。基于以上的认识,全系师生即于上学期举行数次座谈会,即着手进行改革事宜。全系师生对于当时课程、学习、观点及教学方法进行全面检讨及相互批评。根据全系师生的意见,遂拟定一课程及学制改革方案(见七月廿七及廿九日天津日报)。假期中,经参考高教会对于历史课程的指示,采纳师生的建议、遵照前所拟定的课程及学制改革方案的精神,并结合实际情况,遂制定历史系课程草案。假期中有三位先生离职,并新聘先生三位,必修课程得以开设完备。本学期所开设之课程甚为完备。”杨先生讲“甚为完备”是完全有根据的,仅以世界史为例。

当时南开历史系世界史的课程体系和学术梯队整齐、优秀,从原始社会史、上古史、中古史到近代史全面开设。黎国彬先生利用他的人类学专业的优势讲授“原始社会史”和“考古学”两门课。杨生茂先生先后教授“世界通史”和“世界近代史”。吴廷璆先生把专门史分离出来,比如他主持的“亚洲史教研室”。1950年后、尤其是1952年院系调整后,南开世界史专业的师资力量更为雄厚。辜燮高先生(1951年调入南开大学)先后担任过“世界中古史”、“世界近代史”、“世界现代史”、“巴黎公社史”、“英国史”和“英国产业革命史”等课程。雷海宗先生(1952年调入南开大学)除了讲授许多中国史课程外,还讲授“世界上古史”、“世界中古史”、“世界近代史”、“外国史学史”等多种课程。1953年后,梁卓生先生在开设“世界现代史”。在全国高校中,当时设立世界现代史专职教师的只有南开大学。

1953年翦伯赞与郑天挺先生任正副组长规划全国历史系课程,其中将世界史分为上古史、中世纪史、近代史、现代史和亚洲史。这次中国的首次学科划分,在国内有广泛而深远的影响。从此,中国的世界史学科体系正式确立。

1954年,南开大学是最先落实教育部教学计划的学校之一,其世界史学科从师资力量到教学安排等方面都走在了全国同行的前列。

1949-1950年杨生茂先生任“天津市新史学会”第一届会长;1950年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成为解放后历史系中第一个党员教师。50年代初,根据高教部的课程安排指示和在美国学习美国外交史的基础,杨生茂先生选择了开设“世界近代史”课程,是建国初南开大学这门课程的主讲者,也是解放后中国第一代讲授“世界近代史”的教师之一;也应高教部的指示,他还开设了“苏联史”和“史学名著选读”,主要讲《国家与革命》和《共产党宣言》等;1958年他在历史系开设了“美国史”课程,从时间上言,在全国高校中是名列前茅的。

1957年杨生茂先生任历史系世界近代史教研室主任(1966-1976年中断;至1984年),同时还担任国际共运史教研室主任(至20世纪60年代初),1958年招收南开大学历史系第一个世界近代史专业的硕士研究生。

杨生茂先生非常重视教学,讲求先教学后科研的理念,而且身体力行。他使用了习明纳尔(seminar)和口试的教学方式,授课任务非常繁重。他曾回忆说,“那时候大学念五年,主要是两大通史,即中国通史和世界通史。世界近代史每礼拜上四节,讲一年,讲得非常细”。杨先生在教学中还重视辅导和启发,每周安排一个晚上答疑,每月安排一次课堂讨论。年轻教师作为主讲教师的助教,做配角工作,承担答疑解惑的任务。当时,杨先生所倡导的这种教学理念和学风在全国都有反响,1962128日的《光明日报》刊有专访。

1963年,杨生茂先生在南开世界近现代史教研室主持制定了若干份重要的培养方案,如《世界近代现代史专业培养方案》、《世界近代现代史专业、美国史方向研究生学习大纲》、《美国史方向研究生主要学习项目、时间分配和顺序表》和《世界近代史教师备课进修必读和参考书目》。这些培养方案虽然是油印的,封皮粗陋,但是内容显然已经很成熟丰满了,表明当时南开世界近现代史的教学水平、专业规范、研究规模和图书资料条件已经比建国时有了长足的进步。

 


//世界近代史备课书目、美国史方向研究生学习大纲

 

解放初期,杨生茂先生的身份比较特殊,第一,他是大地主家庭出身;第二,他是美国留学回来的;第三,他是代理系主任;第四,他是中共党员。然而,他从第一个身份转化到第四个身份仅用了三四年的时间,可以想见,当这种转化体现到一个人的身上、体现到一个知识分子群体上时,是一个多么巨大的蜕变过程。他的这种变化与他年少时“平均地权”思想和鲜明的民族主义情结、与他在美国留学期间对苏联的好奇与观察、与他在美期间作为华人报社记者采访出席联合国成立大会的中国代表团成员董必武后受到的“共产党抗日”的影响、与他回国亲历北平解放时共产党军队纪律严明官兵平等的场面的震撼,都有直接的关系。他曾写道,“贯穿自己一生思想的一条主线是反封建反帝的观念和期望国家振兴的心愿”。

 

1964年,应形势需要,国家在全国设立了若干个地区国别史研究基地,当时称为“点”,南开大学建立起“日本史研究室”、“美国史研究室”和“拉丁美洲史研究室”,属教育部正式编制。当时这三个研究室同处一个大办公室,三室集体性活动的主持人是杨生茂先生。他是与高教部和各研究室之间负责上传下达的“联络人”。杨先生是南开大学美国史研究室的创始人。

美国史研究室成立后,本着出成果、出人才的建室目标,杨先生首先着手资料建设,在中国率先成立“美国史资料室”,利用当时国家给予的外汇指标,订购英文图书和刊物,为后来美国史和世界史研究与教学奠定了一定程度的基础。美国史研究室的成立对南开历史系世界史学科的建设是一个激励,也是一个契机。令人遗憾的是,这里的以任务带科研、以老教师带新教师的机制刚刚建立,就被“文革”打断了。“文革”开始后,杨先生和历史系世界史的同仁们艰难维持,才成为后来南开以至中国的美国史研究得以发展的远由。正如杨生茂先生描述的,“我国美国史学者是在一块硗薄的沙碛上,把美国史研究开展起来的”。

 


//2004年秋纪念南开美国史研究室成立集体合影,

一排右三为杨生茂先生,

二排左一为杨令侠老师

 

20世纪5060年代,国家需要一批既有爱国热情,又通古今中外的学者,杨生茂先生是最典型的代表之一。他襟怀坦荡,有一颗清净之心,从不计个人得失,曾让了一个又一个的职务和头衔,踏踏实实做学问。他身上体现着新中国历史学者的气节、魂魄、脊梁和时代责任感。他不仅是南开大学世界史学科的奠基人之一,在中国的世界史学科创建史中,也是开辟先路者。

 

新中国成立后,杨生茂先生以南开大学为基地,主持或与其他校外学者共同操持了许多集体学术项目,其中绝大多数在中国都是首创,将南开历史系的学术能量辐射到全国。

20世纪50年代初,杨生茂先生与其他六位先生共同在天津创办了《历史教学》杂志,首刊19511月。该刊是新中国建立后国内创办最早的历史专业刊物之一,也是当时国内极少数刊出世界史论文最多的杂志之一。南开大学是创始单位之一,杨生茂先生是创办人之一。如今这份杂志已经走过70年的历程。

根据高教部指示,1960-1962年,杨生茂先生被调到北京编写大学历史教科书《世界通史·近代部分》(上下卷)。他与下卷主编张芝联等先生一起,合力主编、撰写了新中国第一部高等院校世界近代史教材。这本书在当时乃至之后三四十年对本科生和硕博生都是重要的参考书。

1979年,作为主创单位之一,南开大学与其他兄弟单位一起成立了“中国美国史研究会”。这是中国第一个全国性的研究美国历史的民间组织。会议决定举全国之力撰写一套《美国通史》,公举杨生茂等任主编。杨先生亲自起草了《美国通史编写原则和体例》,分寄给各个承担单位与人员。这六卷本《美国通史》撰写工程浩大,历时长久,是一个划时代的项目。

杨生茂先生还主持了诸如《美国外交政策史》等学术著作的写作工作。1991年《美国外交政策史》出版。它是中国第一部尝试用中国人的文字、体系、构思,以及立场和观点,为中国的学生撰写的美国外交政策史的教科书。

 

 


//晚年的杨生茂先生(摄于1998年)

 

1986年到1990年,杨生茂先生除了负责《美国外交政策史》撰写的全面工作,同时还独自进行国家社科重点项目“美国史学史”的研究;参加“七五”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会议;参加国务院学科评议组会议;参加南开大学教师职称评审委员会历史学科评议;主编《美国通史》(通稿并修改六卷本中的第6卷和第3卷);合主编《简明外国人物词典》(天津教育出版社,1989年出版);合著《美国史新编》(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0年出版);合主编《美洲华侨华人史》(东方出版社,1990年出版)。一个70多岁的老人在4年多时间里,同时进行至少9项工作,通稿5部书稿。

 

相信南开历史学院会继续坚持“惟真惟新,求通致用”的院训,继承老一辈知识分子的爱国精神与治学理念,创造更好的学术天地。

 


//杨令侠老师和专访组同学合影

 

(原载南开史学公众号,素材提供:杨令侠老师、历史学院19级本科3班团支部)